范志毅谈重回申花:建10个年龄段梯队申花就是上海滩老大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undausa.com/,水晶宫 青训总监兼形象大使,尽管申花还没…

Published by jbb2021 in2021年8月12日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yundausa.com/,水晶宫

青训总监兼形象大使,尽管申花还没有官方宣布范志毅的新头衔,他本人倒不在乎,范志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“能重新回到申花,为申花做一些事情,这就足够了。”2015年2月5日,上海申花康桥足球基地内,范志毅正在训练孩子。 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实习生 沈震宇 图

2月2日,范志毅和他的团队(还有前申花球员郑科伟、前国脚刘越)正式进驻康桥基地,他们住在足校所在的3号楼303房间,房间里面只有两张床、几把椅子和一个办公桌,看上去有些空荡荡。

这一天范志毅从家里拿来一套新的茶具,刘越带来了几包云南朋友刚刚送的好茶,几个人忙活了半小时,“康桥茶室”才算正式“开张”。

还没有喝上几口热茶,范志毅的手机铃声响了,“人到基地了?好的,我马上安排人把他带到宿舍。”挂了电话,范志毅对郑科伟说,“你去一下,接到人先带去食堂让阿姨再做点东西。”

范志毅要接的人,是他通过自己关系从西班牙要回来的一个小球员,“要把申花青训弄起来,不容易啊。”他感慨地说。

和布置宿舍相比,重建申花青训的难度要大很多。2014年年初绿地集团接手申花前,这支俱乐部的青训已经荒废了差不多7年时间。

绿地知道青训之于一家俱乐部的重要性,他们去年先是收购了幸运星1995-96年龄段球队,但这还远远不够。水晶宫为了重建青训体系,管理层想到了范志毅。

“亚洲杯的时候,吴总找我谈的,问是不是愿意回来做青训,然后再做一些俱乐部推广和形象维护这些事情。”范志毅说,“接到邀请后,我立即就同意了。”

范志毅亲自上阵给孩子们做指导。澎湃新闻记者 高剑平 实习生 沈震宇 图

康桥基地,对于范志毅来说熟悉又陌生。康桥基地代表着申花俱乐部,但1998年,范志毅离开申花加盟水晶宫,那时的基地还是杨浦区的江湾体育场。这十几年范志毅基本上没有踏足过康桥基地,在他记忆中,“偶尔一两次吧,带老克勒队来这里踢球。”

从宿舍走到食堂的路上,俱乐部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见到范志毅就打起了招呼。在食堂,做饭阿姨很久前就认识了范志毅,笑着对他说,“这么多年,没见你有什么变化。”

还有他带的小球员说,“我们都知道范导,训练时候他可严格了,生活中倒是没什么架子,很好沟通。”

不出意外,申花会在春节后官方宣布范志毅回归担任青训总监。

重返申花除了青训总监的头衔外,申花还希望范志毅可以担任俱乐部形象大使。这也算是申花响应民意的一种举措。水晶宫

绿地集团去年接手申花后,圈内就建议绿地可以让这些“老申花们”多为俱乐部服务。欧洲豪门球队大都也有这样的传统,俱乐部名宿回归为俱乐部工作,这被看做是一种足球文化的传承。

范志毅去年带老克勒队去英国,水晶宫俱乐部知道后特地邀请他来到主场接受全场球迷的欢呼。“欧洲俱乐部有这样的文化,人家都有百年历史了,相比之下我们只有20年。现在申花已经有意识这样做了,我觉得很好。”

很多球迷也在社交网络上为范志毅重回申花叫好,范志毅也感慨道,“我还记得当年申花拿冠军的那会儿,很多球迷都上了年纪,但他们一直支持申花,这种情结传递到了他们的家人、下一代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球迷对于申花的爱,这20多年来已经经过了几代人的传承。”

范志毅说自己很自豪申花在城市中不可取代的地位,即使很多人说随着上港的崛起,申花老大的地位会受到威胁。

听到这话,范志毅摇了摇头,“上港有埃里克森也好,有孔卡也好,但比得过申花的历史底蕴吗?申花这块牌子,无论过了多少年,都不会倒。”

1995-96年龄段球队已经由主教练沈祥福带到西班牙参加当地联赛,往下数,基地里还有1997-98年龄段球队,这是青训的最主要力量了,再加上1999-2000年龄段球队和部分2001年出生的小球员,总人数才63人。

俱乐部也因为忙于一线队事务,暂时无法顾及梯队的一些状况,球队的服装装备还没有配齐,范志毅自己穿着一件耐克风衣,让朋友帮忙贴上了申花的队徽。

他还自己弄来了几十个全新的球,这些问题原本年后就能落实,范志毅说,“自己能解决的,先自己解决。”

当然,上述这些问题还是次要的,对于梯队建设,外界明显信心不足,“要是给我冠军队带有什么意思?只有现在这样的情况,才能显示出我教练员的水平。”说到这里,范志毅的声音又高了几分,“我就喜欢这样的挑战。”

青训教练对于范志毅本人来说并不陌生,他曾经执教过上海U16青年队一年时间,带队参加了2009年山东全运会,“青少年足球一些规律性的东西,是相通的。”范志毅说,他会用尽可能多比赛的方式,来提高这支球队的能力。

当然,范志毅知道,青训总监这个头衔意味着他不仅仅是一支球队的主教练。“还有规划师的感觉,我要为俱乐部建立整个青训的体系。”

这方面他早有计划,又泡了一壶茶,范志毅慢慢说着,“我想要建立10个年龄段的梯队,为什么这样说,我想到了2001年十强赛出线的时候,最大的区楚良是1968年的,最小的李金羽是1978的,正好跨度10年。”

范志毅说去年他和刘越去过法国、英国考察过一些球队,“比如说欧塞尔、还有兰斯这些俱乐部,他们的梯队都有十个年龄段的。当然,越往下数,年龄小的梯队,他们都是和当地学校合作的。我也想找一些布点学校,挂着申花俱乐部合作学校的牌子,平时在学校练,等到周末把球队拉到基地打比赛。”

范志毅随后滔滔不绝说了很多他的设想,比如说请世界范围优秀的青训教练到布点学校给教练讲课等。“按照你的计划,把全部青训体系搭建好,需要多久时间?”澎湃新闻记者问道。